<noframes id="dzb77">

      <pre id="dzb77"><ruby id="dzb77"><ol id="dzb77"></ol></ruby></pre>
      <track id="dzb77"><track id="dzb77"></track></track>

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pre id="dzb77"><span id="dzb77"></span></pre></address><big id="dzb77"></big>
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pre id="dzb77"><strike id="dzb77"></strike></pre></address>
        <track id="dzb77"></track>
        • ELLE 世界時裝之苑

          易烊千璽:美好的辜負

        •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早前在一篇兩萬字的深度報道里,他說起自己和角色李必的聯系:“我們都背負了很多東西,他背負的是整個唐朝的命運,我背負的是我自己的生活,所有人的眼光。”

          迄今為止,易烊千璽度過的是一種密度極高的人生:雜志拍攝這天,他上的是臺詞課。讀書、工作并行并不陌生,拍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時候,他同時做的事情包括練習聲樂、準備高考,中途出去錄綜藝。甚至還讀了小說,余華的《活著》。網絡上粗略統計,這年他工作量的數據體現是:57次飛行、24場活動、超過兩個月的電視劇拍攝、一個半月的電影拍攝、20多期綜藝錄制、10支廣告、mv和寫真拍攝,高考備考57天。

          但生活也并非缺席:午夜電影散場后,和同學在街上表演奧特曼;小時候一個人在家的時候跳女團舞蹈錄小視頻;長大一些他會和朋友、助理四處旅行。更私人的經歷里,他上初一那年弟弟出生,放學了自己去醫院守到凌晨,作業都沒寫,在走廊里趴著睡著,醒了之后特別冷。“生孩子這個事兒出現在自己身邊,特別激動”,弟弟在第2天誕生,從醫院抱回家的時候,他看到了那個皮都皺皺巴巴的粉紅色的小人兒。那時他和很多親戚住在一個小院里,自己幫著照顧媽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护士故意露出奶头让我吃奶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dzb77">

            <pre id="dzb77"><ruby id="dzb77"><ol id="dzb77"></ol></ruby></pre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dzb77"><track id="dzb77"></track></track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pre id="dzb77"><span id="dzb77"></span></pre></address><big id="dzb77"></big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zb77"><pre id="dzb77"><strike id="dzb77"></strike></pre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zb77"></track>